諮商所地址:台南市永康區東橋五路77號
聯絡電話:(06)3036421.
服務信箱:3036421@gmail.com
left

矛盾對立的情緒,促使來談者因深感被瞭解而得到滿足,進而更有效直接把來談者的適應問題導至情緒的基礎上(劉焜輝,民73)。Hill和O’Grady(1987)認為具有較高品質的治療者主要治療的內涵是要強化來談者的情緒,並使來談者能接納其情緒。Greenberg 和Safran(1987)整理其多年的諮商經驗發現,不論治療者的理論取向為何,幾乎所有人都同意情緒對改變而言提供了動機性的動力,如果在治療過程中,忽略了情緒潛在性動機層面,會剝奪了促使個案改變的重要媒介。

諮商中來談者對於困擾問題的情緒或伴隨情緒的訊息,如果被阻擋或拒絕,則將產生失功能的行為;相反的,若能在諮商歷程中使來談者充份展現並體驗其複雜多元的情緒感受,進而轉化成新而適當的情緒反應,即能對自身與他人的觀點產生改變(Safran & Greenberg, 1991)。鄭如安(民86)分析一些實際諮商的案例,發現來談者情緒成功與未成功轉變的諮商歷程的差異為:情緒成功轉化歷程有比較長的情緒探索、蘊釀過程,來談者在情緒轉化過程有比較多的情緒與認知反覆交替循環的現象,來談者的情緒感受比較多樣化,並且經歷情緒活化及精緻化的過程。情緒、認知和行為被認為是交互影響的,其中情緒可以引起有機體注意以辨識重要訊息,具有動機性,且影響著人際之間的互動方式,是故對情緒進一步加以探討和了解是極為重要的(Greenberg, Rice & Elliott, 1993)。

一、 情緒的特徵與類別

由於情緒是相當個人且複雜的特質,來談者的情緒困擾亦極為多元分殊,可以說不同的來談者其情緒的內涵和表現方式各有不同。就情緒的特徵而言,Safran和Greenberg(1991)歸納如下:

(1)情緒具有調適功能;
(2)情緒能引發對求生存而言重要的目標導向行為;
(3)情緒能提供行動傾向的訊息,例如生氣的情緒提供個體訊息,以準備採取攻擊的方式來保護自己;
(4)情緒具有動機性;
(5)情緒扮演著保護重要系統目標的角色,故擁有駕馭整個系統的強迫性特質,因此特定情緒引發的行動將凌駕於其他考量,舉例而言,生氣的情緒經驗可能使個體忽略採取理性方式謹慎行動;
(6)情緒的反應會受預期的人際結果所影響而修正;
(7)情緒經驗基本上皆包含表情動作的成分,如生理上,面部表情,身體姿勢以及聲音等,特定的表情動作可對照於特定的情緒反應;
(8)情緒是基本的溝通系統;
(9)情緒可提供快速而經濟的訊息,提供濃縮而非口語的意義形式;
(10)基模化的情緒記憶(Schematic emotional memory)可傳遞情緒反應;
(11)情緒基模的活化產生情緒經驗。當環境中的刺激,和特定情緒基模相互配合時,或是內部處理過程和情緒基模關鍵性特徵相似時,基模即被活化。同時基模所包括的訊息,如心像,表情動作的行為,和自發性的情緒喚起將流瀉出來;
(12)情緒基模會被新的經驗持續精緻化(elaborated);
(13)認知-情緒的交替處理,可提供個體快速但有彈性的行為反應系統。

並非所有我們的情緒反應都是生物基本的適應反應,Greenberg和Safran(1987)即認為在諮商情境中,關於來談者情緒的表現普遍可分為至少三種類型:原級情緒,次級情緒及工具性情緒。對這三類情緒加以區別,是區別不同情感反應型式的初步工作(Greenberg, Rice & Elliott, 1993):

(一) 原級情緒(primary emotions)

原級情緒是個體對還境最原始基本的情感反應,是此時此地,立即性的,對情境所做的基本直接的反應。這些情緒通常在治療初期即能被鮮明的覺察到。在諮商互動的情境裡,來談者往往表現了三種特定的原級情緒經驗:生氣,悲傷及害怕。Cormier和Hackney(1987)曾進一步對此三種原級情緒的內涵加以詳細表列出來,參見表一、表二、表三。

表一:生氣情緒的內涵

攻擊的

(attack)

嚴竣的

(grimness)

防衛的

(defensiveness)

爭吵的

(quarralsome)

憤怒的

火大的

咬牙切齒的

想揍人的

不願忍受的

冷漠的

不屑的

面無表情的

怒火中燒的

臉色鐵青的

小心謹慎的

步步為營的

拐彎枺角的

排斥的

拒絕承認的

暴燥的

挑釁的

吼叫的

憤恨不平的

不再忍讓的

 

表二:害怕情緒的內涵

恐慌的

(fear)

疑慮的

(doubt)

痛苦的

(pain)

逃避的

(avoidance)

不信任的

(mistrust)

震驚的

顫慄的

慌亂的

手足失措的

忐忑不安的

擔心的

遲疑的

不安的

困惑的

憂心的

煩亂的

傷心的

心痛的

內疚的

悔恨的

錐心刺骨的

呼天搶地的

退縮的

畏縮的

躲躲閃閃的

不敢面對的

避重就輕的

多疑的

猜忌的

疑神疑鬼的

處處防範的

放心不下的

 

表三:悲傷情緒的內涵

悲傷的

(sadness)

孤寂的

(loneliness)

憂鬱的

(depression)

傷心的

哀慟的

悲不自抑的

淚漣漣的

失神的

孤單的

空虛的

寂寞的

百無聊賴的

難奈的

失意的

鬱卒的

有志難伸的

抑鬱的

沮喪的

Greenberg和Safran (1989)認為在治療互動裡,這三種原級情緒通常是焦點所在。以生氣而言,一般人在描述生氣情緒時,通常會感到強烈,心意堅決的,不肯服輸的。評估生氣的情緒是很有幫助的,將生氣壓抑住,可能導致次級的悲傷或是沒有希望感。人們常害怕其生氣是有傷害性或具殺傷力的,或是在孩童時期學習到如此的情緒是不被接受的和危險的,故將其抑制下來,當來談者了解到這樣的表達不再危險,而將其壓抑住也不再有意義時,如此的情緒經驗將為個人所接受,逐漸能加以區分,修改及重新導向健康的表達。

(二) 次級情緒(secondary emotions)

次級情緒經常是對於更基本的情緒或是想法思考再次做反應,是反應性的情緒而非基本情緒(Greenberg, Rice & Elliott, 1993)。這類情緒的經驗及表達對於問題的解決是有破壞性的(Greenberg & Safran, 1989),在次級情緒及一些尚未明確的原級情緒間做區分將可使諮商師探索此刻來談者在逐漸投入或抽離的過程中發生了什麼。次級的生氣情緒通常表達的原級情緒是害怕,又如當人們表達或悲傷時,其原級情緒也可能是生氣。在此反應性情緒經驗裡,還包括兩種主要的次類別,一類是來談者對基本情緒或從先前特定情緒的經驗或表達中,體會到對人際相關方面的威脅感所產生的負向自我批評反應(negative self-critical responses),舉例而言,來談者覺得生氣,而後對感到生氣變得自我批評,與自我批評聯結的憂鬱情緒即是反應性的情緒。另一類是安全感操作情緒(security operation emotions),是來談者體驗到原級情緒威脅到人際的部分,而表現出另一種情緒卻可以降低焦慮或增加自尊,舉例來說,一個人脆弱的反應可能藉由生氣表現,這是因為表達生氣暫時可令其得到可控制的感受。

(三) 工具性情緒(instrumental emotions)

此種情緒能夠產生再次獲益或人際間獲益的情形而提供了個人的安全感,是學得的具有人際功能的運作方式。工具性情緒的表達是為了達成某目標,例如表現生氣的目的是為了引起注意,而表現悲傷是為了得到安慰。在此情況下,諮商師要做的是去了解根本的情緒經驗以及阻擋來談者直接體驗和表達情緒的障礙所在(Greenberg & Safran, 1987)。
由以上的分類方式,可知生氣可能是來談者的原級情緒、次級情緒,或是工具性情緒。事實上Teyber(1997)即指出來談者的情緒通常並非單一且固定不變的;相反的,個體的情緒通常是以一種不斷演變的序列來存在,例如「生氣-悲傷-羞愧」、「悲傷-生氣-內疚」等。Safran 和 Segal(1990)認為諮商師在諮商歷程中要同理的是來談者真實的情緒經驗,以協助來談者明確表達並悅納其內在體驗,以在情緒轉化時,體認到改變的力量和改變的可能性。

二、 情緒轉化的理論基礎

促使來談者接近並探索情緒在個人中心學派中是焦點所在,其中Carl Rogers和E. T. Gendlin兩位學者交互影響所形成以專注於個體內在情緒感受的體驗以促成其轉化的觀點最值得重視。

Rogers強調個人情感表達和洞察的發展是改變的關鍵要素,並且情緒感受的表達要能在來談者的經驗流中具體化(Greenberg & Safran, 1987) 。Rogers(1959)描述諮商過程中來談者的情緒轉化的歷成包括:

1. 來談者逐漸能在口語及身體語言中更自在的表達其情緒感受。
2. 所表達的情緒感受逐漸能指向自己。
3. 變得更熟練於描述和定義情緒感受和知覺的來源。
4. 持續的對自我概念和實際經驗間的不同表達情緒感受。
5. 開始體驗並察覺到這種覺察所包含的威脅性。
6. 在覺察裡開始充分體驗在過去否定或扭曲的情緒感受。
7. 開始重組並且再思考自我概念,過去否定或扭曲的經驗被統整及同化。
8. 自我概念持續的重組及擴張,開始能接納先前太有威脅性而未能覺察的經驗,變得較不防衛了。

體驗並悅納先前否認的情緒感受顯然是促成來談者情緒轉化最重要的機轉,此外來談者對情緒充分接納體驗,也對其所隱含的意義提供了有益的參照。藉此觀之,Rogers主張的改變歷程其實涵蓋著情緒和認知方面的轉化,特別是對先前否定扭曲的情緒感受的接納。諮商師以同理的態度做反應,在無條件積極關注的氣氛之下,來談者將增加動機以忍受和自我概念不一致的威脅(Greenberg, Rice & Elliott, 1993)。

Gendlin(1981)將Rogers理論精緻化,發展更具現象學意味而較少分析取向的心理專注(focusing)理論。Greenberg和Safran(1987)認為Gendlin所傳達「感覺」的概念,比Rogers同理情緒的經驗更為廣泛,是伴隨著複雜的身體的「感受感覺」(felt sense)。Gendlin (1962)認為個人的內在有一股流動的體驗流,體驗是感受到的事實,通常情緒是其中最重要的成分,然而感受並非僅是情緒,而是許多意義的綜合體。「感受的體驗」(felt experiencing)是對個人情境的過去、現在、未來更廣泛的身體感受,藉此個人可重新評估處境,而導致人格改變(Mcguire,1991)。

Gendlin(1973,1974)認為體驗是一種對整個複雜情境或困境的所有直接感受,蘊藏著豐富的意義在其中,人們須藉助語言文字直接來指稱這個體驗,以便能清楚的表達並做進一步的體驗。當一個人可以再正確的表達它的體驗時,他將可以感受到他的體驗正在流動。因此,Gendlin基本上就認為體驗是一種正在進行中的過程,治療性的改變是能接觸被阻塞住的經驗。Gendlin(1981)認為所謂體驗治療其實是一種引導以具建設性的方式聚焦在其內在經驗的治療方法。

Gendlin(1981)認為治療成功與否最重要的差異點是治療時的談話方式,因為談話方式隱藏著所做的內在活動或改變,也就是隱藏著內在經驗的流動。Gendlin(1981)發現一些不成功的治療,往往接受治療者並不了解治療是如何進行的,也不了解如何去接觸內在的自己,因此即使和治療者都渴望治療成功,花費了冗長的時間,但也難產生重大的突破(蔡麗芳,民86)。所以,如果能了解治療是如何進行的,知道如何去接觸內在的自我,那麼專業性的治療才有可能產生效果。因此治療者的任務即在協助被治療者知道如何對其內在世界充分地體驗,接觸內在的自己,以產生治療性的改變。

Safran和Greenberg(1991)認為在諮商和心理治療實務過程中對情緒的處理原則如下:

(一) 對情緒的充分覺察可增進調適功能。因為情緒提供個人合宜表現所需的訊息,因此不完整或扭曲的情緒經驗將導致不當的表現。

(二) 情緒提供有關價值和標準的訊息。因為情緒的強迫性本質,很難理性挑戰其所提供訊息的正確性。舉例而言,個體在某種情境下經歷了前所未有的生氣感受,旁人很難說服他不要生氣,或其本人也很難說服自己不生氣,在此情形下,生氣供給個人賦予情境意義的重要訊息。因而協助來談者進一步評估並澄清引發生氣的特定標準是有必要的。

(三) 覺察個人情緒對溝通的影響,可增進人際之間互動的情形。情緒在人際溝通方面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然而人們未必能覺察其對他人情緒是如何讀取或反應的。在不瞭解應如何回應的狀況下,個人往往表現出不被期待或不受歡迎的反應。因此,諮商師應協助來談者覺察本身和他人受情緒牽引的行為傾向的訊息,此為來談者改變歷程中的重要部份。

(四) 情緒的重新建構需要活化情緒基模。因為情緒經驗是由已形成的情緒記憶所組合,除非接納並修正這些情緒記憶,否則適應不良的情緒經驗將無法得到修正的機會。

(五) 治療關係是改變情緒基模的重要媒介。

三、 情緒轉化的階段性

有關情緒轉化的過程,Rogers(1961)和Gendlin(1973)都曾經具體的將其界定成七個階段或層次,而Carkhuff(1979)則以個人化技術概括成四個層次。

Rogers(1961)認為一個人「成為自己」的體驗過程是一個連續體,由固著的一端逐漸移向流動一端,從僵硬不變的一端移向運動中的一端。他將來談者轉變的連續過程分成七個階段。

身為Rogers芝加哥研究團隊的一員,Gendlin開始確認體驗的歷程,起初推論來談者口語表現的特質和行為,隨後藉由設計一個量表讓諮商師估計來談者立即體驗的層次,稱之為「體驗量表」。該量表共分七個層次,用以測量來談者在諮商過程中自我涉入的進展。七個層次的內容如下:

層次一:此層次的主要特色是來談者無論在表達的內容或方法上,都沒有個人色彩,而且十分抽象、一般性、表面化,或是如同一個記者報導一件事情及看法,而在陳述中完全沒有個人的事件。

層次二:來談者的反應及話語只是在交待一個故事或是想法,而對於說話者的感受,完全不提或去界定。因此,個人觀點只是約略的浮現出來去說明一個知性的興趣或是做一般性的說明,而這些涉入是十分表面化的。

層次三:感受和個人的反應變得清楚些,但是仍受到其觀點的限制,說話者擁有這些感受反應,但感受和反應卻常是環繞或固定在外在的環境中。

層次四:開始談的是事件的感受和經驗,而不是事件的本身。說話者所要溝通的是他可能是怎麼樣的,陳述列舉描述內在的觀點,但焦點不是做有目的的自我檢討或詳細陳述。

層次五:內容是對說話者的感受和體驗做有目的的探索或詳細的陳述。說話者明確的用感受的字眼提出或是界定一個有關自我的問題、主題或疑問。說話者用一種個人的方式去探索或處理問題。

層次六:說話者用不同的方式去感覺內在的參照對象,而感受到一種感覺,「在那兒,但尚未完全被發現」。內在對象已有它自己的生命,只是目前還沒有清楚的浮現出來。

層次七:內容是說話者對現在的感受,以及內在的歷程以一種穩定且繼續擴展的覺察,能夠從一個內在參照的對象轉移到另一個,並對當下發生的經驗時刻所感受到的細微差異,能夠引導其立即的聯結整合起來。


Carkhuff(1979)將來談者接受協助的歷程區分為四個階段:投入諮商情境(involvement)、自我探索(exploration)、自我了解(understanding)以及採取行動(action)。其中第三階段「自我了解」強調協助來談者個人化(personalizing)的歷程,是整個諮商歷程是否成功的關鍵所在。唯有經過來談者的認知和情緒轉化的個人化過程,來談者能夠覺察到自我的困境和自己的作為或不作為之間的關係,能夠接納且擁有個人的問題,才能使來談者產生動力性的自我了解(dynamic self-understanding),而後才能對個人困境有能力去控制及院意擔負起責任。

個人化的過程可以區分為四個階段:

1. 個人化的意義(personalized meaning):來談者了解到自身在形成困境的過程中個人因素是如何滲入其中的,將歸咎於外在原因的觀點逐漸轉化成了解及接受所面對困境的個人內在的意義。
2. 個人化的問題(personalized problem):來談者了解其所產生的困擾和個人特質間的密切關係,不再做外在情境的歸因,能夠承認及擁有自己的問題。
3. 個人化的感受 (personalized feelings):來談者體驗對自己使自己陷入困境的負面感覺,並蘊釀產生新的情緒反應。此一步驟相當重要,使來談者確認並接受自己在情境中的主控權。
4. 個人化的目標(personalized goals):來談者完全捨棄怪罪它人的心態,逐漸發展出想要改變自我的目標。

Carkhuff認為協助來談者個人化,並進而設定出改變自我而非改變它人的目標,是諮商中能否有效改變來談者最為核心的步驟。因此,他發展了個人化技術,主張諮商師在對來談者做出六到九次同理的反應,奠定諮商關係,而且初步了解了來談者的處境之後,即應展開個人化的步驟,引領來談者逐步將焦點放在自己身上(看法個人化);了解個人的困境和個人的作為之間的關係,確認自己的困擾的起因是個人做了一些不該做的事情,或是沒有做到自己應該做到的事情,承認並擁有自己的問題(問題個人化);這樣的發現將導致來談者對自己的作為或特質產生負面的評價,此時來談者的情緒狀態會有所轉折,由原先對外攻擊怪罪的情緒轉為羞愧內疚(感受的個人化);諮商師此時應將此種情緒加以反映,使來談者出現想要改變自我的強烈動機(目標個人化),待來談者此種動力性自我了解出現後,才開始設定目標,進入問題解決及促成行動的階段。Carkuff(1979)將其所建構的個人化技術圖解如圖一所示。
在Carkhuff的模式中,有關來談者的領悟或覺察是一個步驟接著另一個步驟,往更深的境地進行。在個人化的歷程中,先對困境的個人意義和問題有所體悟之後,進而產生與先前對外不同的個人化情緒感受,這樣的轉化過程將認知與情緒的轉變分開處理,並且排出先認知後情緒,最後才回到認知和行動層次的順序。若將此觀點和Gendlin的體驗量表相比較,Carkhuff的個人化歷程大約處理了Gendlin的層次三到層次五的體驗水準,並且是更有系統且技術性的引導來談者將其注意力焦點逐漸由對外轉為對內。不過Carkhuff將認知與情緒的轉變分開處理,並且排出先認知後情緒的順序,和Gendlin以情緒為體驗核心的觀點有所不同,與近年來有關情緒轉化的探討,將情緒和認知視為交互影響應同時處理的觀點也是不太一致的。

Carkhuff的助人模式圖一:Carkhuff的助人模式

四、生氣情緒轉化的理念模式

研究者基於多年來直接諮商與督導準諮商員諮商的經驗,發現許多來談者對於自我的困境多半存有對外懷恨不滿的情緒,此種情緒若未能有效轉化,諮商員對來談者認知或行為的修正意圖甚難奏效;相反的,諮商員若能透過適切的引導,協助來談者體驗及轉化,隨著情緒的轉變,其認知和行為亦可以很輕易的加以改變。因此,研究者認為協助諮商中來談者將其情緒由對外生氣不滿轉化為對內羞愧悔恨,進而引發來談者願意改變自我的強烈動機,是成功諮商最重要的基礎所在。因此參考Gendlin和Carkhuff的模式,結合個人的諮商經驗,歸納發展出來談者生氣情緒的轉化歷程模式如表四所示。

情緒的類別

情緒名稱

內在的想法

非口語的表現

諮商需求





對外在人事物的情緒

生氣、氣憤、不滿、不平、懷恨、怨懟

「怎麼可以這樣?」

「真是沒有天理!」

「非教訓他不可!」

「我恨透他了!」

肌肉緊繃

手緊握拳頭

語氣急促

聲量大

活化情緒

同理接納

宣洩情緒



對處於困境的情緒

困頓、疲憊、無力、無奈、鬱悶、沮喪

「我又能怎樣?」

「說了也沒用!」

「這種日子要怎麼過?」

肌肉鬆洩下來

無精打彩

語氣緩和無力

兩眼無神

反應困境

接納情緒





對自己行為的情緒

害怕、不安、尷尬、悔恨、狼狽、羞愧

「我竟然會這樣!」

「我怎麼沒想到?」

「我竟然還怪罪他人!真丟臉!」

肌肉抽搐

臉驚恐羞紅

說話不順、反覆或口吃

協助其自我面質

反芻情緒經驗



對自我特質的情緒

排拒、嫌惡、不接受

「我怎可這樣的!」

「真該死!」

「爛東西!」

手足僵化無措

手握拳、捶打

眉頭深鎖

統整深化

情緒轉化

動力性自我了解

承認、警惕、激動、下決心

「我決不能這樣下去!」

「一定要改變!」

「我一定可以改善的!」

手握拳

咬牙、緊閉下顎

兩眼有神

用力說話

確認意圖

設定目標

表四:來談者生氣情緒的轉化歷程模式

在這個模式中,來談者生氣情緒的轉化由對外的對攻擊到對內自我改變區分為四個層次:
第一個層次是來談者真對外在人事物的敵對攻擊情緒。基本上這是一種直接的情緒反應,如果來談者的情緒有被活化過來,它的肌肉會緊繃,生量會變大,諮商員此時應以同理接納的方式,協助其宣洩情緒。

第二個層次是來談者出現身陷困境下困頓無奈的情緒。在來談者對外攻擊情緒宣洩後,諮商員的同理接納對其客觀的困境並無私毫實質上的助益,因此他會出現困頓、沮喪、洩氣的情緒。他的語氣變得緩和無力,肌肉鬆弛,兩眼無神,顯得無精打彩。這種揉和氣憤、悲傷和絕望多種情緒而成的狀態,通常會讓來談者感到無奈、痛苦,諮商員應該一方面反映來談者所面臨的困境,一方面繼續接納整理其情緒感受,使此種痛苦的情緒滋味在諮商師溫暖的關懷下充分的被體驗。諮商員採用將來談者的困境和其情緒併列同時反應的方式,以協助來談者發現其困境情緒和其對困境所採取特定的個人觀點間的關係,以協助來談者形成它對困境個人化的看法。

第三個層次是來談者在發現自己的困境是來自他自己做了什麼不該做的行為或是沒有作做出它該做的行為所造成的,因而出現尷尬、羞愧、悔恨的情緒。這個層次來談者的情緒出現明顯的轉折,在困境中反芻情緒之後,開始發現自己的不一致,對自己的行為敢到羞慚狼狽,是生氣後出現進退失據、害怕不安的對自我負面評價的情緒。諮商員此時一方面應帶領來談者去發現並對自己的不一致進行自我面質,使來談者暫時停留在此種對自我負面的情緒經驗中,以協助來談者反芻及深化此種情緒。

第四個層次是來談者對於自己是一個不一致的人出現排斥嫌惡的情緒。來談者對自我強烈負面情緒的出現,是激發其認知和行為反轉變化的基礎。因此,此刻諮商員要統整深化其自責的情緒,以協助其情緒以更有力的方式反彈及完全的轉化。

第五個層次是來談者基於前述情緒轉化的力量所形成的「動力性自我了解」,會出現願意承任自己行為的缺失,出現自我惕勵,下決心想要改變自己的激動狀態。此刻諮商員應把握機會,肯定來談者勇於改變自我的的骨氣,卻認其自我改變的意圖,並隨即協助其確立自我改變的具體行為目標。至此生氣情緒才算完全轉化成功。

在這五個層次中,來談者的情緒可說是在生氣、悲傷和害怕三者間交替反覆體驗著。在充份反芻體驗之後,生氣的情緒獲得了精緻化,終能破繭而出,轉化成決心改變自我的動力,促成了來談者後續認知和行為全盤和實質的改變。其關係如圖二所示。

生氣情緒體驗轉化關係示意圖
圖二:生氣情緒體驗轉化關係示意圖

五、促成來談者生氣情緒轉化的諮商技術

以下試以兩個案例說明在各個生氣情緒轉化歷程中來談者的狀態及諮商員應該做的技術:

第一個層次

來談者處於對外在人事物敵對氣憤的情緒

例一:因行為不檢致遭受到父母對其行動嚴格管束的青少年,可能對父母產生氣憤不平的情緒,內心吶喊:「這是我的事,不要你們來管!」、「煩死人了,真恨不得罵回去!」。

例二:發現女友和前男友曾發生性關係的來談者,會感到懷恨、怨懟,內心想著:「隨便和人發生性關係,這是怎麼樣的一個女人?」、「等我離不開她了才告訴我,簡直是在耍我嘛!」。

※諮商技術一之1:
反應來談者的觀點和處境,協助其活化情緒。

※諮商技術一之2:
以同理接納的態度,協助來談者宣洩情緒。

※諮商技術一之3:
將來談者的情緒和其對困境的觀點併列,協助來談者發現其個人化的看法。

例一:「你的父母用如此不信任你的態度干預你的行動自由,會讓你有什麼樣子的感覺?」「聽起來你真的感到極為生氣不滿!」「你會這麼氣憤是因為你認為他們應該要尊重你的自主權,沒有權力干涉你的事情!」

例二:「你認為她應該潔身自愛,她確隨便和人發生性關係,另你很難接受!」「她沒有早點讓你知道她的過去,使你懷疑她是刻意要欺騙你!」「墮入她的陷阱,使你覺的憤恨不平!」「你會這麼氣憤,是因為你認為她應該在你還沒有真正愛上她之前就把她的過去清楚的告訴你!」

第二個層次

來談者處於面對困境的困頓無奈情緒。

例一:「他們是我的父母,我又沒有權利選擇!」、「談完回去還不是要回去面對他們難看的臉色!」。

例二:「介意她的過去卻又離不開她,真是痛苦!」、「事實已經如此卻又放不下,真令我受不了!」。

※諮商技術二之1:
接納及反映來談者的困境情緒。

※諮商技術二之2:
整理併列來談者的處境、情緒和行為,協助來談者發現其作為和困境間的關係。

例一:「不滿卻又不得不繼緒和他們生活在一起,讓你感到很無奈痛苦!」「你無法脫離父母的管教約束,感到極為痛苦不滿!因此你做出激烈的反應來表宣洩你的不滿」

例二:「這種進退兩難的狀態,的確會讓人覺的很不好受!」「在難堪和不滿的處境下,你憤怒的羞辱她一頓,似乎你想把自己的羞辱感加倍從他的身上討回來!」

第三個層次

來談者出現對自己行為的羞愧悔恨情緒

例一:「如果不是上次我那麼無理的頂撞他們,爸媽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對待我!」、「其實我也知道他們是關心我的,而卻這樣忤逆他們,真是 …… 」。

例二:「其實我也是因為她容易親近才這麼輕易的交到這個朋友的,我有什麼資格鄙視她?」、「她從未刻意隱瞞我,是我自己愛上她的,而且這件事也是她自己袒白告訴我的,我有什麼理由可以大發脾氣?」、「我不是愛她嗎,怎麼又如此狠心的傷害他?」。

※諮商技術三之1:
反映來談者對自己行為的負面情緒,以協助其自我面質。

※諮商技術三之2:
整理來談者的作為和困境間的關係,以確認來談者的責任。

例一:「其實你心理很清楚知道是上次強烈的頂撞,才導致爸媽以現在這種方式對待你!」「知道他們關心你的,卻還這樣忤逆他們,你不知道要怎麼面對自己莽撞的結果才好」。

例二:「你承認自己也是曾高興她容易親近的態渡,因此你覺得自己根本沒有資格鄙視她。」「其實錯的是你自己,卻對她大發脾氣,妳覺得自己很矛盾!」「你覺得己這麼狠心傷害他是很不應該的事情!」。

第四個層次

來談者出現對自我特質的排斥嫌惡情緒

例一:「仔細想想,覺得自己很差勁!」、「想不到我自己竟是如此一個不孝的人!」。

例二:「又愛她,卻又如此傷害她,我真是禽獸不如!」。

※諮商技術四之1:
統整來談者的作為和對自我的負面情緒,以深化其對自我負面的情緒。

※諮商技術四之2:
肯定來談者所出現反彈對自我正面期許的積極情緒。

例一:「自己如此莽撞無知的舉動,使你覺得自己很差勁!」「其實你並不想這樣!你認為自己不應該是這樣的人」

例二:「對於自己的罪行,讓你很難原諒自己!」

第五個層次

來談者出現自我改變的目標

例一:「不!我不要這樣!我絕不應該是這種人!」、「我一定要改正過來!」

例二:「既然是我不對,我要誠心的道歉,請求她原諒!」

※諮商技術五之1:
確認來談者自我改變的意圖。

※諮商技術五之2:
根據現況建構合宜的自我改變目標。

例一:「你決心要改變自己!」、「你打算怎麼做?」

例二:「你想要好好的向她道歉,請求她原諒!」「你打算怎樣爭取她的原諒?」

六、生氣情緒轉化諮商技術運用注意事項

諮商師使用此一生氣情緒轉化的諮商技術應注意下述幾項要點:

1. 此一諮商模式不適用於原已過度自責的來談者。過度自責的來談者對於自己所遭遇到的事務會做內在歸因,對自我加以罪疚責罰,若再以此一模式促其強化自責的傾向,可能引發更嚴重的困擾。因此,諮商師在決定使用此套諮商技術之前,應先仔細的辨認來談者情緒的性質及來由,確認來談者的情緒是對外怪罪的敵對情緒,然後才審慎的運用此一模式進行諮商。

2. 此一模式只探討情緒轉化過程的關鍵段落。因此,採用此一模式的諮商師在正式進入層次一之前,應先以同理接納方式和來談者建立基本的諮商關係,了解來談者困擾的概況,並對來談者的情緒性質和歸因型態進行判斷。通常進入此一諮商模式前諮商師對來談者先做出六到九個基本的同理反應是必要的。成功的轉化來談者的情緒之後,諮商師應趁來談者形成動力性自我了解之際,進行自我改變的具體目標之設定,將來談者情緒和認知的轉變具體落實為行為的轉變。(有關目標設定技術請參閱廖鳳池、鈕文英,民87,問題解決諮商模式,頁145-149。)

3. 層次一、二是協助來談者的情緒由緊繃、鬆懈到轉向的階段。此一時期諮商師應以接納同理的態度,微量的進行對來談者情緒轉化的牽引。有些來談者很容易就朝個人化的方向走,但也有為數不少的來談者的轉化過程會比較慢,諮商師若太明顯將反應的焦點放在來談者的觀點和行為上,有時會引起他們的抗拒,甚至出現反彈的情緒,更加強化其對外攻擊的情緒。此時諮商師應以「見志不從,又敬不違」的態度,退回以先前完全同理接納的反應方式,穩住來談者,再伺機進行情緒轉化的工作。

4. 層次三、四是來談者形成自我改變動力的關鍵時期,諮商師雖然仍應具備同理反應的基本諮商形式,但應以具體明確指出來談者的作為或不作為和其困境形成的關係,協助來談者進行自我面質,面對對自我特質的不滿情緒。此段經驗對來談者而言誠然是驚心動魄,甚至不免有些難堪的。諮商師應積極精確篤定的推展,不需過度猶疑憂慮。因為來談者越清晰的面對自我的不一致,其反彈產生自我改變的動力將越強烈,諮商的效果亦將較為良好。

5. 此一模式雖然是研究者諮商經驗的結晶,但仍待進一步進行更嚴謹的研究加以驗證。讀者若欲嘗試加以運用,最好先熟讀相關理論並接受必要的訓練,以免使用不當,使效果減低或造成遺憾。

參考文獻

一、中文部分

宋文里譯(民83):成為一個人—一個治療者對心理治療的觀點。台北:桂冠。
廖鳳池,鈕文英(民79):問題解決諮商模式。台北:天馬。
鄭如安(民87):諮商歷程中情緒再體驗之分析研究。國立高雄師範大學輔導研究所碩士論文。
蔡麗芳(民86):體驗治療的理念與技術。台南師院學報,30,頁123-134。
劉淑瀅(民85):已婚婦女在家庭事件中的生氣情緒諮商之改變歷程分析研究。國立彰化師範大學輔導學系博士論文。
劉焜輝譯(民73):諮商與心理治療。第五版。台北:天馬。

二、英文部分

Carkhuff,R.R.& Anthony,W.A.(1979).The skills of helping.Human Resource Development Press,Inc.
Cormier,L.S. & Hackney,H.(1987).The Professional Counselor. Prentice-Hall,Inc.
Safran,J.D.,Greenberg,L.s. (1991).(EDs.)Emotion,psychotherapy,and change.(pp169-196). New york:The Guilford press. 
Gendlin,E.T.(1991).On emotion in therapy. In Safran,J.D.& Greenberg,L.s. (EDs.)Emotion,psychotherapy,and change.(pp255-279). New York:The Guilford press.
Gendlin,E.T.(1974).Client-centered and experiential psychotherapy.In D.A.Wexler & L.N.Rice(Eds.),Innovations in client-centered therapy(pp.211-246).New York:John Wiley & Sons.
Gendlin,E.T.(1979).Experiential psychotherapy.In Corsini,R.J.(Ed.).Current Psychotherapies.(pp.340-373)(3ed).Itasca,Illinois:Peacock Publishers,Inc.
Gendlin,E.T.(1996).Focusing-oriented psychotherapy:a mannual of the experiential method. New york:The Guilford press.
Gendlin,E.T.(1984).The Client’s client :the edge of awareness. In Levant,R.F.& Shlien,J.M.(Eds.).Client-centered therapy and the person-centered approaches:new directions in theory,research and practice.(pp76-107). New York:Praeger Publishers.
Gendlin,E.T.(1981).Focusing.(2ed.).New York:Bantan Books,Inc.
Greenberg,L.S.(1986).Change process research. Journal of Consulting and Clinical Psychology,54(1),4-9.
Greenberg,L.S.(1987).Emotion in Psychotherapy: affect ,cognition and the process of change. New York: the Guilford press.
Greenberg,L.S.,Rice,L.N.& Elliott,R.E.(1993).Facilitating emotional change :the moment-by-moment process. New York: The Guilford press.
Hackney,H. &Cormier(1994).Counseling strategies and interventions, (4ed).Allyn and Bacon,Inc.
Pierce,R.A.,Nichols,M.P.& Dubrin,J.R.(1983).Emotional expression in psychotherapy.New York:Gardner Press.
Rice,L.N.,& Greenberg,L.s.(1991).Two affective change events in client-centered therapy. In Safran,J.D.& Greenberg,L.s. (Eds.)Emotion , psychotherapy, and change. (pp197-226). New York:The Guilford press.
Rice,L.N.(1984).Client tasks in client-centered therapy. Client-centered therapy and the person-centered approaches:new directions in theory,research and practice. (pp182-202).New York:Praeger Publishers.
Rogers,C.R.(1961).On becoming a person.Boston:Houghton Mifflin.
Safran,J.D.& Segal,Z.V.(1990).Interpersonal Process in cognitive therapy.Basic Books Inc.
Safran,J.D.,Greenberg,L.s.(1991).Emotion in human functioning : theory and therapeutic implications.In Safran,J.D.& Greenberg,L.s. (EDs.). Emotion, psychotherapy,and change.(pp169-197). New York :The Guilford press.
Teyber,E .(1997).Interpersonal process in psychotherapy , (3ed) . California : Brooks/Cole Publishing Company.

(全文完)


上一篇:航向自我──協助來談者增進個人體驗的諮商方法
下一篇:諮商關係與諮商歷程(含晤談演練)

    [回首頁]
     
   
 
RocketTheme Joomla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