諮商所地址:台南市永康區東橋五路77號
聯絡電話:(06)3036421.
服務信箱:3036421@gmail.com
left
articalshare
     
   諮商專業實務 航向自我──協助來談者增進個人體驗的諮商方法
 

航向自我──協助來談者增進個人體驗的諮商方法

@文/廖鳳池 微笑永康心理諮商所諮商心理師兼所長

(教育部訓委會民89出版之「學生輔導」第68期,第66-73頁.)

  雖然心理諮商工作在國內已經日漸普及,許多人對諮商的本質與方法仍然不大了解,經常誤以為諮商師是口才極佳,口袋中藏著各種困擾問題答案或解決問題秘訣的魔術師,可以說服冥頑,提供妙招秘方。即便是坊間出版介紹諮商技術的書籍,所介紹的多屬零碎片段的諮商反應,較少能夠對諮商師如何有系統、有方向性的引導來談者改變的歷程做完整的說明,致使初學者對原本就玄奇難懂的心理諮商方法更難學習,成為諮商專業化進程的一大障礙。本文即擬以各諮商學派均共同接受的人本取向的諮商理念為基礎,對諮商師在諮商晤談過程中如何引導來談者探索自我、自我抉擇及朝向自我導向的過程和反應方式,加以引介,期能對諮商過程中諮商師心中的方向性加以闡釋,以彌補過去對諮商技術相關論述的偏頗與殘缺不全。

一、諮商的方向性比諮商技術重要

  要確認諮商的方向性,必需對諮商的本質與內含涵加以了解。來談者和諮商師所進行的心理諮商和一般人有事物性的會談或閒暇式的聊天究竟有何不同?這就要回到對諮商基本定義的探討了。「諮商」(counseling)是一種專業的助人工作,它是一種科學化的助人方式,具有可靠的助人效果。雖然對於諮商的定義至今仍屬紛歧,但多數人均同意它是一種「幫助人瞭解自己」(helping people understand who they are),可以「協助人實現他的潛能」(actualizing your potential)的工作(Kottler & Brown, 1992, p.12)。人本取向的諮商理念認為每個個體都是獨一無二的,在個體的體內有一種強而有力的力量,持續在推動個體朝向自我實現的道路發展,以使自己變得更加成熟、獨立及自我指導(self-direction)。既然每個人都不同,就沒有哪一個人可以決定別人的生活方式。個體之所以會有困擾,是個人的主觀經驗受到他人有條件評價的扭曲,導致人不敢相信自己內在的評價,壓抑有機體的真實感受,迷失了自我的方向性。助人者的主要工作便是提供一種接納尊重、「允許來談者成為他自己」(permission to be himself)的環境,催化來談者學習諮商師對待他的方式,「完全接納他自己」( the complete acceptance himself) (Axline,1947,p.10) 。因此,諮商的過程便是諮商師透過對話的方式,協助來談者撥開迷障,相信自己的感覺,體驗及統整自我與經驗的不一致,勇敢的航向自我的歷程(journey to self)。

  事實上在此一航向自我的歷程中,亦即來談者在諮商過程中的體驗,是頗為驚心動魄的。來談者不能只是談論事件而不涉及自我,在諮商師的接納與鼓勵之下,來談者勇敢進行自我探索,將發現自我的矛盾,產生痛苦不堪的情緒經驗,並逐漸體驗到個人對所遭遇問題的責任。將問題個人化後,來談者才能真實全然的擁有自己的問題,經過一番自我面質的掙扎,開始逐步接納矛盾的自我,進行自我重組。自我和體驗合一之後,來談者終於打造出一個全新統整的自我,真正做他自己,成為一個功能完全發揮的人(the full functioning person)。

二、來談者困境背後的情緒因素比認知因素重要

  諮商師要如何帶領來談者走過這一段艱辛的路程? Carl Rogers(1942)在其巨著「諮商與心理治療」(參閱劉焜輝,民65譯)一書中即指出:諮商經驗的重要目標之一,乃是使個人充份表現出形成問題的思想、態度、感情或情緒上的衝動,此一過程的重要特徵是「情感的釋放」(the release of feeling) 。諮商師在諮商歷程中應該相信來談者是最好的嚮導,最了解他自己的困境徵結所在。放心讓來談者帶路,諮商師只需要細心傾聽,接納來談者就是那樣的一個人(What is),而不是他應該是怎樣的一個人(What ought to be)。設身處地進入來談者的內在參考架構,加以深切的體驗,並將所體驗到的和來談者分享,以產生內在情感的共鳴。諮商師用心的傾聽,是一種鼓勵來談者釋放感情、充份表現自我的表示。同時,來談者適應困難中的知性因素往往是相當稚氣而單純的,通常這些困難的背後存在著未被辨識或承認的情緒因素。因此,諮商師應該試著針對來談者陳述背後主觀的感情成份做反應,而不是對客觀的事件或觀念想法加以探討。關於此一諮商方向,當代兒童中心取向的遊戲治療學者Garry L. Landreth即曾以對比的方式歸納如下(參見高淑貞,民83譯,56-57頁):

「著重 人       而非 問題
 著重 現在      而非 過去
 著重 感情      而非 想法或行為
 著重 了解      而非 解釋
 著重 接納      而非 修正
 著重 兒童的方向   而非 治療者的指示
 著重 兒童的智慧   而非 治療者的知識」

  如前所述,Rogers認為諮商中來談者對於困擾問題的情緒或伴隨情緒的訊息,如果被阻擋或拒絕,則將產生失功能的行為;相反的,若能在諮商歷程中使來談者充份展現並體驗其複雜多元的情緒感受,進而轉化成新而適當的情緒反應,即能對自身與他人的觀點產生改變。Rogers強調個人情感表達和洞察的發展是改變的關鍵要素,並且情緒感受的表達要能在來談者的經驗流中具體化。體驗並悅納先前否認的情緒感受顯然是促成來談者情緒轉化最重要的機轉,此外來談者對情緒充分接納體驗,也對其所隱含的意義提供了有益的參照。

三、活化情緒是走入個人真實體驗之門

  由於情緒是相當個人且複雜的特質,來談者的情緒困擾亦極為多元分殊,可以說不同的來談者其情緒的內涵和表現方式各有不同。就情緒的特徵而言,Safran和Greenberg(1991)即曾指出:情緒具有動機性,且扮演著保護重要系統目標的角色,故擁有駕馭整個系統的強迫性特質,因此特定情緒引發的行動將凌駕於其他考量;情緒的記憶是一種基模化的建構(Schematic emotional memory) ,情緒基模可傳遞情緒反應,而情緒基模的活化則可產生情緒經驗。當環境中的刺激,和特定情緒基模相互配合時,或是內部處理過程和情緒基模關鍵性特徵相似時,基模即被活化。同時基模所包括的訊息,如心像,表情動作的行為,和自發性的情緒喚起將流瀉出來;情緒基模會被新的經驗持續精緻化(elaborated) ,且認知-情緒的交替處理,可提供個體快速但有彈性的行為反應系統。

Rogers(1961)曾對諮商過程中來談者情緒轉化的歷程做如下的描述:

  1. 來談者逐漸能在口語及身體語言中更自在的表達其情緒感受。
  2. 所表達的情緒感受逐漸能指向自己。
  3. 變得更熟練於描述和定義情緒感受和知覺的來源。
  4. 持續的對自我概念和實際經驗間的不同表達情緒感受。
  5. 開始體驗,並察覺到這種覺察所包含的威脅性。
  6. 在覺察裡開始充分體驗在過去否定或扭曲的情緒感受。
  7. 開始重組並且再思考自我概念,過去否定或扭曲的經驗被統整及同化。
  8. 自我概念持續的重組及擴張,開始能接納先前太有威脅性而未能覺察的經驗,變得較不防衛了。

  在這情緒轉化的八個階段中,前五個階段是情緒活化的歷程,而後三個階段則是情緒精緻化,並帶動個體認知與行為整體轉變的狀態,也是諮商工作最終想要達成的目標。

四、朝向真實個人體驗的層次與方法

  Rogers(1961)認為一個人「成為自己」的體驗過程是一個連續體,由固著的一端逐漸移向流動一端,從僵硬不變的一端移向運動中的一端。他將來談者轉變的連續過程分成七個階段。身為Rogers芝加哥研究團隊的成員,Klein等人(1969)開始確認體驗的歷程,藉由設計一個量表讓諮商師估計來談者立即體驗的層次,是為來談者的體驗量表。該量表共分七個層次,用以測量來談者在諮商過程中自我涉入的進展。其後,Klein、Mathieu-Coughlan和Klein(1986)又針對諮商對話歷程中諮商師的反應發展出諮商師的體驗量表,並嘗試指出諮商師可以用以引導來談者提昇體驗層次的探問句型,做為諮商師參考之用。

Klein、Mathieu-Coughlan和Klein(1986)認為在諮商歷程中來談者的體驗層次是下列四項因素綜合影響的結果:

  1. 來談者當下最感到舒適或易於操作的層次。
  2. 來談者當下正在揭露的內容。
  3. 來談者進行揭露的情境。
  4. 諮商師引導或表現的體驗層次。

諮商師在進行諮商時要想帶領來談者進行個人化的真實體驗,首先要進行適當的場面建構,以協助來談者建立進入個人體驗的狀態。此時諮商師可以用以下的問句引導來談者開始談話:
「能否請你談談過去一週來你自己或是你的生活的狀態?」

如果來談者已經對一週來的生活經驗開始談論,諮商師可以接著問:
「當時你個人投入最多或是覺得最重要的經驗是甚麼?」

如果來談者所述內容都不涉及個人,令諮商師難以找到適切的主題可以切入,此時諮商師可以重述第一個問題,並探問:
「那件事對你來說是甚麼?它對你而言意義為何?」或
「這樣的經驗和你過去的那些經驗有關?它們的關係是甚麼?」

這樣的引導目的是在擺脫來談者習慣性的以理性的事件描述方式進行諮商,而能夠知道用描述個人體驗的方式展開探索真實自我體驗的探險之路。

  雖然諮商師一開始就指出談話的方式和方向,但身為飽受有條件教養之害的來談者不一定能立即接受揭露真我的表現方式。一個慣常過度防衛的來談者,在接受諮商的過程中,可能以下列體驗量表的七個層次漸次開展個人對自我的體驗:

層次一:此層次的主要特色是來談者無論在表達的內容或方法上,都沒有個人色彩,而且十分抽象、一般性、表面化,或是如同一個記者報導一件事情,在陳述中完全沒有個人的事件。

當來談者處於層次一的狀態,諮商師欲引導其提昇個人體驗到層次二時,可以嘗試以如下的問句探問:
「你當時做了甚麼?」
「你在那件事情所扮演的角色是甚麼?」
「為甚麼你會對這件事情感興趣?」
「告訴我當時還發生了那些事?」

層次二:來談者的反應及話語只是在交待一個故事或是想法,而對於說話者的感受,完全不提或去界定。因此,個人觀點只是約略的浮現出來去說明一個知性的興趣或是做一般性的說明,而這些涉入是十分表面化的。

如果想要將處於層次二狀態來談者的體驗水準提昇到層次三,諮商師可以嘗試如下的問句:
「對於那一件事情你有甚麼感覺?你如何做反應?」
「那件事對你的影響是甚麼?」
「對你來講那件事有何重要性?」

層次三:感受和個人的反應變得清楚些,但是仍受到其觀點的限制,說話者擁有這些感受反應,但感受和反應卻常是環繞或固定在外在的環境中。

如果想要將處於層次三狀態來談者的體驗水準提昇到層次四,諮商師可以嘗試如下的問句:
「那種感覺像甚麼?」
「當你處於那種狀態或有那種感覺時,你覺得自己像甚麼?」
「專注的去覺察當下你的狀態,你覺得自己像甚麼?」
「對於此時此地你和我如此的談論著你現在的狀態,,你覺得自己像甚麼?」
「你能不能以一種更屬於你自己的觀感的方式再談談?」

層次四:開始談的是事件的感受和經驗,而不是事件的本身。說話者所要溝通的是他可能是怎麼樣的,陳述列舉描述內在的觀點,但焦點不是做有目的的自我檢討或詳細陳述。

至此來談者已經活化了那些塵封已久的個人真實的情緒經驗,驚心動魄的自我面質歷程已不可免。 來談者的體驗水準進入層次四之後,自然會走向層次五,這時諮商師典型的反應方式是:
「那種感覺是………?」
「你可以怎麼應用這種觀感?你可以怎麼做?這樣做對你可能的意義是………?」
「這種經驗和你曾經感受到的哪些困境可能有甚麼樣的關係?它是否帶給你痛苦?是不是有一種不清不楚或是曖昧不明的感覺?如果有這種感覺,現在請你專注的去面對並體驗它!」
「持續停留並充份體驗那種感覺之後,是否帶給你一些意外的驚奇?這樣的經驗在告訴你些甚麼?它是否和你另外的其它經驗有一些些關聯?你還可以領悟或發現些甚麼?」

層次五:內容是對說話者的感受和體驗做有目的的探索或詳細的陳述。說話者明確的用感受的字眼提出或是界定一個有關自我的問題、課題或疑問。說話者用一種個人的方式去探索或處理問題。

來談者的體驗水準處於層次五時,諮商師的反應方式是:
「現在好好去處理那個課題!整件事情、你的感覺、彼此的關聯、和你的困境!或是學習更多事情或解決一些對你來說重要的事情!」
「現在的感覺是………?你是否能夠捉住這種感覺的緊要處?」
「那種感覺是否在改變?你是否感受到感覺在蛻變遷移?現在正在出現的是甚麼樣子的感覺?」
「停留在體驗那種感覺,看看是否有更多新的東西出現!」
「有一些新的感受出現嗎?試著跟著它!」

層次六:說話者用不同的方式去感覺內在的參照對象,而感受到一種感覺,「在那兒,但尚未完全被發現」。內在對象已有它自己的生命,只是目前還沒有清楚的浮現出來。

來談者的體驗水準處於層次六時,諮商師的反應方式是:
「現在你已經捉住它了,你要不要說說看它是甚麼樣子的?」
「這個體驗的整體圖像對你來說像甚麼?」
「它是否在逐步擴展?是否可以和其它部份連接起來?」

層次七:內容是說話者對現在的感受,以及內在的歷程以一種穩定且繼續擴展的覺察,能夠從一個內在參照的對象轉移到另一個,並對當下發生的經驗時刻所感受到的細微差異,能夠引導其立即的聯結整合起來。

五、結語

  諮商的來談者通常是過度防衛,不敢接觸真實自我,因此導致他們否認自我的痛苦與困惑,不能真正擁有自己的問題。一個人不能面對真實得自我及自己的處境,當然引發自我的扭曲與人際問題的更難以化解。「解鈴還須繫鈴人」,諮商師以增進個人體驗層次、協助來談者航向自我的方向引導來談者,指點迷津,普渡迷航於人生大海的眾生,其對來談者的助益性,需要得其要領,有了真實體驗的專業工作者,才能真正了解、信任,並能充份的加以應用。

參考文獻

  • 高淑貞(民83)譯:遊戲治療──建立關係的藝術。台北:桂冠。
  • 劉焜輝(民65)譯:諮商與心理治療。台北:天馬。
  • Axline, V.(1947). Play therapy. Cambridge, MA: Houghton Milfflin.
  • Klein, M. H.,Mathieu, P. L., Gendlin, E. T.,& Kiesler, D. J.(1969). The experiencing scale: A research and training manual(Vol. 1). Madison: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Extension Bureau of Audiovisual Instruction.
  • Klein, M. H.,Mathieu-Coughlan, P.,& Klein, D. J.(1986). The experencing scales. IN L. S. Greenberg & W. M. Pinsof(Eds.). The psychotherapeutic process: Areseach handbook. P.p.21-71. New York: Guiford.
  • Kottler, J. A.,& Brown, R. W.(1992). Introduction to therapeutic counseling. (2nd. ed.). Pacific Grove: Brooks/Cole.
  • Rogers, C. R.(1961). On becoming a person. Boston:Houghton Mifflin.
  • Safran, J. D.,Greenberg, L. S.(1991). (EDs.). Emotion, psychotherapy, and change. New York : Guilford.

(全文完)


上一篇:發揮正向的力量──正向心理學在親子關係上的應用
下一篇:諮商中來談者生氣情緒的轉化

    [回首頁]
     
   
 
RocketTheme Joomla Templates